12月尾雜記2


聖誕節,我順便花年假連著回家。見家人,也見好久不見的朋友們,尤其已經2年多沒回來的德健。

回到家已經是下午,因為沒有趕上最早的bus。晚上去佛教會今年小孩子的生活營開幕典禮。聖誕節快樂,看到還能有百多小孩子在這基督城來參加佛教會的生活營學習很不錯。即使以後長大轉教,也大概能因為有參與過所以不會成為那種常見的極端型。手語舞其實很好玩的,簡單的舞都不錯,印像中這個時空以前的我是可以的,所以我有時候例如看戰隊舞時會有莫名其妙的力不從心感。

想起很多年前我還有參與過籌辦兒童生活營,那時還有長輩特地扮聖誕老人來祝大家聖誕快樂。排除一些扭曲的文化例如平安夜=失身夜,聖誕節是一個很成功的節日,相較於其他宗教的節日,它成功變成一個跨宗教的普天同慶節日。

冬至已經過了才吃的家裡搓的湯圓~

在Aeon的TGV終於開了,看來附近的Gaint和Tesco夠力了,更多人會去Aeon。假期時年輕人返鄉,人潮最多的就是電影院、McD和Aeon。也好啦,多了一間電影院,本來存在的BigCinema不能一間獨大。

第二天晚上去見德健、大發、李斌。地點是武茶。正確來說是武茶18。我也不懂做麼要叫武茶18不是19。本來要問員工為什麼是18的,但是後來我專注在問另一個問題結果忘記了這個。除了特點是可以坐下來有矮矮的桌子可脫鞋以舒服聊天講廢話,飲料的選擇跟Chatime那種差不多。我就是看到很多都是冰沙啊奶茶啊果汁啊,莫名其妙跑一個“阿婆酸梅湯”在茶的list下面,沒有另外開一個標題什麼,就是在茶下面。我就要求解釋做麼會有一個叫“阿婆酸梅湯”的東西在茶下面那麼違和。女店員跟我講其實也是茶,中文名字放那樣罷了。Ok,所以我就點了那個。

出來pattern是這樣的,然後裡面就像是我們買一包拿來塗番石榴的酸梅丟進水裡面變成的水= = 到底阿婆在哪裡,又不是阿婆做的酸梅水。

 
四个人废话了好一阵,过后再跟德健兜风到mamak档去second round吃和废话。基本上这个季节和年龄,话题都是结婚,最近几天很多老同学结婚,其他也陆续排队明年后年。我们都还是会想结婚的,只不过如此这般。例如说当年我也是有喜欢的女生说明不要我这款,过后多数空闲时间也都奉献给工作了,我不是爽爽认识沟通新朋友型,自己的性格和思想方面也造成自己难随便就有兴趣,久久不动那种心不是难事;就有朋友会讲我有金莎帮忙镇住,副经理也讲我有AKB48= = ;德健就还在读书,大城市例如KL就很多乱七八糟加速食恋情了,西方国家更不用讲。在一起是很容易,德国女生厌倦还是什么原因分开掉也很容易。如此这般,这感觉目前遥不可及的方面对我们来说就继续展延啦~

在搬来新unit后没几个月,我就因为没有人自找麻烦,所以我就自找麻烦扛下了负责人的责任,缴算收杂费什么的。根据大学时期的经验,总是会有人一直拖的,现在就是有一个拖到搬走了也没给到我钱。没办法。

 

离开了没有阳光的房,换了一间有天台的房间,还是直对着游泳池的那种。花了蛮长时间打扫。虽然我不至于洁癖会介意到要一尘不染,但前屋友是连基本整洁都做不到,然后搬走了留下很多大小型垃圾脏。新房间的好处是有阳光了,过后突然发现多一件事情——现在我换衣服需要拉起窗帘,不能直接脱直接换去zzz

有趣的企鹅断掉,背包没吊饰了。

在等弟弟帮我买新的硬盘。累积下来的大量假面骑士、超级战队、牙狼装不下去了,加上最近有了顺畅的网络,打算把一些喜欢的系列换成高清的来收藏。

4 responses to “12月尾雜記2

  1. 看游泳池認識美女~

  2. 那就看大人小孩游泳~

    話說sitiawan真的是出名的“基督城”,我教會有朋友的家鄉在那裡。

    不過極端的定義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