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外婆

除夕的前一晚,我从外面走着回,收到msg,然后妈妈打来哭。外婆过世了……

前一个星期是听讲她胃出血,然后是要洗肾,然后出院。
我晚餐吃了很久,吃不完。
晚上念经回向给她。

她叫王梅兰,86岁。外婆矮,妈妈也矮。关于她年轻时的故事,知道的不多。她跟舅公相依为命,常常被别人欺负什么的,包括同父异母的哥/姐(?)。家里穷,搬了很多次家。孩子们都很坚强,尤其经桦舅舅最争气,是发明家博士。

外婆有很多次来Sitiawan跟我们一起住。爸妈就会带她去佛教会,在家也有念经。但是在这里她会比较闷吧,在关丹的话还有我表弟表妹他们陪她。外婆心情不好时脾气不好惹,其他时间就好。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小舅来跟她讲,这是这个世界一个很common的解决方法,叫家里最小的帮忙。爸爸就常常还会跟外婆理论和开玩笑,我觉得爸爸厉害的。她会跟爸爸一起看连续剧例如包公。

我会比较介意她有时会太传统迷信,儿子女儿区分,女儿嫁出去了会觉得不可以这样那样。我爸妈都不care那些传统规矩的,什么初二才可以回家我们可以初一就跑回去。要拜外公也是以前常常不能,后来终于能了。还有一点就是外婆皮肤会敏感痒,妈妈也是那样,我有时也会。不懂是不是遗传的。 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很多次关心我的腰怎样了,这几年我又脚伤又腰伤几次。

一直都明白人迟早都会离世的,尤其年纪老了。但真的离开时还是会很伤心。外婆是我最后一个祖辈直系血亲,一直很自私地希望她能陪我们久一点。祖辈是很重要的存在,可以让小辈集合,至少新年见一见,不然容易越来越疏远。

外婆去世了,我在研究怎样在这MCO时期跨州。问了朋友,要有证明。弟弟去警察局问了,要死亡证明书。然后又突然被告知在关丹的阿姨和两个舅舅决定在隔天(不到24小时)就出殡…… 我在槟城这里车到关丹会要10个小时,除非立刻有东西证明不然我肯定赶不及。MCO时期没有飞机飞。 负责葬礼的道士讲什么拖过年不好,然后莫名其妙又不给Video Call。拖过年不好就算了,不给Video Call是什么?以前都没有video call这种东西,道士又怎样懂不好?子女和很多孙在不同地方都赶不回去跪,还不给Video call?后来不懂是谁谈判到可以video call一些部分了,除夕当天我透过Google Meet最后一次看外婆。

谢谢她这一生的付出,辛苦了。希望她往生极乐世界,有缘再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