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节过了

回家看到前雇主诈骗集团广告,只能叹气,严重影响我人生的黑历史。就好像妈妈讲过的,我认为那样,不代表别人认为那样。人类就是这样的无可奈何。知道背后的真相,但说出来后多数人认为是假的,是别有用意,不在乎的,还是什么鬼,最后自己只会成为坏人。不管是变低调还是对事物较冷淡,这经历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左脸颊最近容易偶尔就阵痛阵痛。以为是传说中的智慧牙,或者久违的牙齿坏。但是牙医查了没事,我只就顺便洗牙。眼镜花了很久,去换镜片,镜框还好。做好会寄到槟城。

晚餐:

回家带了杞子过来。我的工很伤眼,我拿这个弄水喝。

同事紫薇跟她男朋友一行人去韩国回来,选择的手信我放弃指甲剪,去学别人拿免费面膜。蜗牛好?那我拿蜗牛test看是不是很像蜗牛的黏液。回去玩真的黏黏的,自己放在自己脸也很不好放。最后一次玩这种东西印象中只是很多年前妈妈给我放过一次。

同事纹吟last day,大家去吃好料。意大利餐,比预想中的便宜,每人40多。上次日本餐每人70比较够力。

公司连续换了几个新系统,有点混乱,容易压力。需要时间适应。

388集AK病狗好看,Team8 VS AKB48前辈,我半夜看直播一直在笑。嗯山田和Odaeri好。新来的屋友应该还不习惯。

左脸长白毛不见了。上个月发现的一条。可能是因为玩蜗牛面膜时掉了,不过不是特地去拔下来的应该不会变衰呱。身体偶尔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突然一条长毛出现,我有过在背后和颈项。

最近学会了玩《三国杀》的国战,偏偏不懂做么我们跟那边server的connection不稳,容易卡着,显掉,读书算了。

公寓附近有只猫颜色跟石板很像。我已经跟它讲过了躺在石板很危险,天黑人走路经过容易踩到。但它还是很淡定。

妈妈拍照寄来讲有新的稿费。其实我也不懂是哪一篇的,有比上个月收到的多一点。

讲到信,劳动节假期回家时有顺便寄出了久违的参加游戏的信。现在的信要60仙邮票了。最后一次寄信是去年寄文件来证明身份的,最后一次寄参赛表格则是大概四年前的政府短文比赛了。
也有收到信,助养的小孩那里寄来的。还不会写字,就别人帮忙写,自己画。

这几天跟几个同事玩人狼游戏。从桌游改的传来传去手机版。我喜欢桌游,加上有看过三部电影。虽然人数不够,不刺激和用脑,还是开心的。

章鱼烧好像很好吃,但是我不能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