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回家

1221,妈妈生日。很累还是早早搭bus回家。从几年前开始我已经让我的脑忘记爸妈的年龄,只记得生日,懂出生年份也懒惰去算几岁,让他们保持在50多岁,继续有力气常常唠叨我。除了蛋糕炒面红鸡蛋,因为靠近冬至所以也会有汤圆。
 

前一次发烧是生日时,半年后我连续烧了五六天,心情不同,痊愈能力有分别? 回家一直睡觉也容易恢复些。我的手腕也是内伤了的,做工一直打字。被妈妈包成这样:

跟老友国威和律尹聚会。原来前一次见已经是选举,再前一次是新年,实在是不知不觉。有时候我半夜睡着笑也是以为我们还在中学捣蛋闯祸的日子。明明还印象深刻当年骑脚车叫起床补习的日子,原来已经毕业那么年了,shit。兜风,看附近的教堂布置得怎样。三一堂的不错,十字路的才三只骆驼……

跟爸爸早上散步的时候,他问我有女朋友了没。要25年了我第一次被爸爸问这样的问题orz 虽然我是个正常人类,但是这个时代在这方面我算是不正常的,没有。即使有喜欢过人,也不介意人家这个那个,自己的条件不好不是吸引人的类型,别人还是有选择权有理由跟/等更理想的人。这现实是逻辑的,厉害的人才容易有人要。加上我本来就不是社交型,都工作了,还工程师,这种问题五年后问当老师的25岁弟弟会更容易哈。

跟妈妈和弟弟去爱大华古田会馆看狗展-Pawfection Dog Carnival。哈哈哈,很多pattern的狗。

温驯不用绑的大狼狗有,小只到只能抱的狗也有。不懂他们是讲华语还是福州话还是英语的,我沟通不来,但是可以很淡定让大大只狗就在我旁边。我有看了走红地毯和选美部分,跟狗叫来叫去的比赛没时间看因为下午要回槟城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