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光: Inya湖边婚礼

110519很早就起身。先跟国威生日快乐他刚好今天生日,像我有一年生日也刚好还在Jakarta出差。应泷前一晚讲预算7点15分出发。So早餐是要7点吃。后来延时,因为化妆什么的还没好。这里没看吉时的,加上据说缅甸人慢一、两个小时都normal所以还ok。国威回房做他的工,我就走走看化妆。

Su请来了缅甸顶级化妆师帮她化,价钱据说只是马来西亚普通化妆师的价。化了很久。本来以为应泷也会被他化的,结果化完Su就收档。原来是负责应泷的是他发型的包完,没有到5分钟settle XD 嗯,他穿着前一天注册穿的缅甸传统服,裤子longyi就也是那两个做头发的帮他穿。我本来对Longyi这种高级Sarung有兴趣的,很多地方有卖。街上看穿Longyi的人手机随便插上面都不会掉,就应泷难穿所以还是算了。后来从应彩口中得知原来那个化妆师是变性人(怪不得我看他长相不像女的),然后两个负责应泷造型的则是Gay。

应泷说我们算VVIP,所以应该穿好一点。我原本只是穿普通有领衣服。应泷借我穿他的新衬衫。他爸也有在犹豫要不要多穿一层外套。大家都准备好后就出发。我们8个人坐Van,应泷和Su坐新娘车。讲到新娘车,很奇怪的,车完全没有布置= =
到了现场,看到很大很美的背景布。


比较有真实感了,此仰光行的重要活动。缅甸婚礼两种,一种是传统隆重的,一种是佛化低调的。他们是后者。请的人少。我们作为朋友到现场支持了。我跟应泷从小学认识到现在。我想如果官鈜如果现在在韩国读博士到一半跟珈淇索性在那边结婚我也是很大几率会飞过去看顺便走走orz

仰光最大的Inya Lake作为背景。布置好后婚礼策划公司就一直拍照。

Ok,新娘车终于布置了。

Walau谁看啊现在才布置。在马来西亚都是先布置然后接新娘一堆车Hon给路人注意。

嗯湖边照拍完了我们就进到小厅里跟着念经祝福。

才用时半小时左右,比我预期中短很多。应泷说是他要求简短的。比较长的念经听开示义工捐钱那些他已经在正日的前些天先做了。

然后就能吃了。是的,就是这样奇怪,应泷本身也是那时候才知道缅甸的pattern是那样的。就跟马来西亚参加马来人婚礼差不多。给一个Time Range,请的人只要在时间内来,就可以直接吃。不像华人婚宴pattern多多还要等大多数人到期然后等新郎新娘。缅甸婚宴像马来人婚宴那样,是新郎新娘等人来,拍照吃完就可以走。我和国威也有跟他们拍,不过照片在那个婚礼策划公司那边。啊对了,他们也有给红包钱的习惯,不一定要红色,是有信封就可以了。也是有写名字,然后放多少钱直接写上面。


南传佛教,所以有肉。鸡肉还不错,像我们吃Nasi Briyani的那种。配料和汤就普通。之后还有椰浆(?)木薯那样的糕还有icecream。我其实还可以吃多一碟饭的,反正不错吃,但是看时间还那么早,我不喜欢早上吃饭所以算了。

吃饱出去湖边坐,偶尔有风。天气很热很热。应泷他们还在里面招呼客人。我按手机一段时间后也无聊。旁边一座小佛塔,我就走了上去然后爬楼梯到顶看湖。


回到婚姻那边还是很热没事做。呆一阵后决定出去走走。国威留在那边看他手机里的小说。这里最靠近的“景点”是昂山素季的老家。

As Usual,我自己一个人有Google Map还是会认错方向走错路。走到另外一side经过韩国、美国大使馆。越走越不对劲往回走正确方向。

昂山素季那些年被软禁在这间家。高墙。现在也还有Guard。即使不住里面了也不让人进去参观。所以我就是拍了照就走。

回到婚礼地方也中午了。新娘车那边摆pose拍照。

我们帮忙收拾其他东西。原本下午是有去医院捐钱活动什么的,应泷跟Su讲他们两个人去就够了。我们8个人回Hotel冲凉睡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