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ih8.6捉鸡主义芮香

有些词理解不能。例如上星期放工后六点多还在公司玩monopoly Deal,Tommy讲外面客厅有kuih,我以为有糕吃,同事们讲没有得吃。望出去看到有人是来面试的,我就以为来interview的人都有kuih吃。最后原来他们指的kuih是外面来interview的女生zzzz  前一次回家时妈妈在学做糕。

8.6秒火箭炮的拉森狗粒来这两个月看过几次了还是不懂到底哪里有趣。我看48集团员工跳Halloween Night还觉得有趣得多。

我在Blog稍微提到要Tangkap Ayam,结果差不多半夜妈妈看到都打電話來= = 我都没像以前那样写太多别人的东西了啦,而且即使要捉也不会轮到我。这几年我都几乎只写自己的事了。

我不清楚自己属于什么主义的人,这方面我好像立场有点模糊。好像很多在不同情况时出现的不同主义。朋友脸书分享过的心理测验,我是接近中间线是左翼社会主义。在有人认为跳槽去大工厂三年可以发财的时候,我发表工厂常年炒人、一人发达多人壮烈牺牲的概率论,被认为现实主义。我是理所当然地希望赚的钱多,但我已经没有太以前的天真乐观主义,不会贸然妄想认定太顺利美好会落在自己身上。有奖游戏、幸运抽奖我都还是有参加。那些什么鬼激励课程和书,一般上对我已经不太管用,我不是不相信自己不能,而是不会去一直洗脑自己一定能。这个世界不是绕着自己转,没得自己认为怎样公平才公平。很多方面都是那样,所以我就是做事要做得心理平衡的就ok了。另一方面,看看我向来写的故事和画的漫画还有平时不时会爆出的思维角度,又变成天马行空脑洞乱开主义型了……

那部《我的少女時代》,虽然只看了Hebe主题曲的MV,但是看到演员表,我笑了。一个曾经很熟悉的名字。想当年,真正有网络没很久,人家拿照片来当自己照片都不知道之后系列的回忆。或许等某天终于有人跟我结婚之类的大事后,还是老时心血来潮想又哭又笑时讲故事谢谢出现在我青春的每个关键人物。话说这首歌好听。

同事买了百香果。讲到百香果,我上个月吃时有一个开里面几乎是空的= =

2 responses to “Kuih8.6捉鸡主义芮香

  1. 《我的少女時代》很想看,希望馬來西亞有上映,台灣看電影很貴。除非我去到了有便宜場。

Leave a Reply to 伊甜。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