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飞行2017

夜工送別總選

上週末半夜醒來做工。原因是時間搞混了。客戶Abdullah跟我講星期六9PM PST做,我查了是隔天馬來西亞12PM,結果其實是PKT, Pakistan Time不是PST,所以是星期天12AM。

半夜剛好醒來看到印度同事Jaideep whatsapp我問我做好了沒,shit。但這個是著名的問題客戶,遲了約定時間兩小時,要直接開始也不對。於是托同事問他能繼續做還是重新安排另一個時間,如果要繼續做就打電話叫我醒。怎知道Abdullah真的要繼續做,還以為他的pattern會比較要換個時間的。他的Email回复確認是在一個小時之後。然後我印度同事以為我手機網絡是24小時開著的,一直用Whatsapp call我,我在睡覺。我這種連手機網絡配套也沒有、一年手機費用RM50塊不到的是沒用手機網絡習慣的更何況是睡覺時間。過後他才用國際電話打過來。沒辦法得負責任不然Abdullah又亂到老闆那邊去,所以這天半夜就做了兩小時多的工,幸好是星期天。
Continue reading

28

昨天是我生日。前一个星期农历生日时已经回家吃蛋糕。外婆爸妈弟弟们都有在。

外婆说不好意思没买东西。没人定义生日一定要买东西的吧,有祝福很好了。希望她伤早日好,大家也身体健康。
Continue reading

Hepatitis B Vaccination

公司今年難得增加新福利——打疫苗錢可以claim,當然不用白不用。之前回家時就拿了兩年前的驗血報告過來。這天剛好有空就去附近clinic打B型肝炎預防針。聽同事說要打3支針。小學時候我有打過這個,但是忘記幾針了,因為當時經歷了印象更深刻的抽血。那時我比現在瘦很多,他們抽我左邊右邊都插了幾次,從此不喜歡這樣。

超過15年了。最後一次打針是12歲的時候打那個會留下印記的。幾個月前的針灸不算,針灸只是插針,現在這個是按了放東西進去。讀Physics時知道那個壓力的原理。這個B型肝炎的,醫生看了我的資料後講我一針Booster就夠了,我的體抗力還沒完全消失。

原來是有個盒子這樣的東西從冰箱拿出來。

給我看expired date。開出來後又給我確認裡面那罐的expired date。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