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中杂记

旧患复发,安全起见想照X光。附近诊疗所不给,讲他们只照胸,所以要找医院了。医院的话也要医生允许才可以照。谢谢大敏还有他太太帮我弄了一份推荐表格。

照腰的X光,医院要我脱光换他们的布穿着来照。照了医生说看起来没事,bla bla几下开止痛药给我走。之后就去看中医,针灸插了很多针还有放电。
Continue reading

不太顺的四连假(下)

星期六早上醒来呆一下,有看到Uncle在后面炒花生。吃早餐后英杰有送我到火车站。接杰尼卡、梓维、政谕来这次的聚会,而我则是离去。希望下次的桌游聚会可以不隔那么久。

Continue reading

不太顺的四连假(中)

晴天霹雳就是这样的成语。家里突然电话来,爸爸叫我立刻回去,二伯出事。嗯往生了。无常唉。原因不明,就是在渔船上突然不省人事。因为连假,在马来西亚的兄弟姐妹们基本上早就回去了。刚要提早回学校的也被叫回去。跟铭聪、圆启、惠雯跟进一下到底什么情况。打了几通电话,跟爸谈的话很难讲话,毕竟是跟他最要好的哥哥,而且他要帮忙处理事情。

我是不太想才下来没到一天就冲回去。两年没这样的桌游聚会了。两年我没跟多人一起玩了。何况我朋友少,会有兴趣玩桌游的更少。槟城同事以前起码还会玩单纯的Monopoly Deal,过后的工作量、shift变化、人机械化等原因都不玩了,最多不过手机游戏和自己家的PlayStation。所以我一直都期待这次9月2日至3日的桌游聚。突发事件,我得错过这次的聚会了。比较好的衡量就是星期六回。没办法。见二伯最后一面比未来还会有的机会重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