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7

椰子床

之前听讲背后痛的人适合睡硬的床就有考虑买了。反正原本睡的床已经扁了。去年买的家具是Air Purifier,今年就决定是床。年尾通常有折扣,12月头就在11street用RM199买了个“Mastercoil 4 inches Coconut Fibre Single mattress”。

过程就zzz因为卖家选择用臭名的Gdex。脸书或谷歌可以看到,这一区的他们喜欢把东西随便丢,自己签名就走,或者留Sorry卡然后让人自己去拿。2号已经看到那个tracking code。然后5号才去Pickup。
Continue reading

叹气12

这比较是个沉默的一个星期。

年度起薪终于来,不过我们早就提前知道虽然公司一直越变越大,我们的幅度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算起来是比往年低,不过还是有乐观的同事说虽然少,也比很多人多。每年都听到这句。每年都换一个新pattern来评估,这次想不到的是自我评估也算分数内,1-5分的东西我放了很多3,幸好上司们救了我,不然会更糟糕。

大学华文学会的学长抗癌到去世了。同时也知道中学常一起去飞机场跑的好友街舞源患的不是普通癌,是骨癌。更糟糕的是,手臂锯了还是没处理完,依然在扩散。唉。基本上就是希望奇迹了。为什么我们这些生物那么多事,大家一起健康到老不可以吗?
Continue reading

做么椅子中间有洞

头脑向来很多问题。这天下午想到的是以前就很好奇的问题——做么我的椅子中间有洞。这个pattern的椅子好像都会有洞。

上面的洞我懂啦,是要方便拿。屁股坐着的洞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