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7

七月的另外一周

圆启手机坏了,来槟城买新的。在最后的那间店看到特别东西。看来是这间店惹到隔壁的,隔壁的放绝交签名信向着这间一直放到放工才拿下来哈

Continue reading

咬痣

欠打水蛭咬的地方差不多好了,剩一颗黑印,像痣那样。但有时会痒。


Continue reading

剪罐

牙膏还好,总是能挤到最后剩一点。洗发水、沐浴露、洗衣液这些也还好,可以倒立剩一点。洗脸霜这种东西就比较欠打,接近盖的部分特别硬是难挤出什么的,怎样都会剩很多。所以这几年我都会用剪的来减少浪费。剪了可以用手挖。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