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星期有什么啊

如果只是突然跳幾下,還可以認為是左眼跳財右眼跳災。一直爽爽就亂跳的話就真的是不爽了。我的左眼皮跳了三四天才終於冷靜。太累?但又好像不是很邏輯只有一邊跳。但既然好了,就當作是累吧。

關於用了幾年的手機逐漸出明顯狀況的事。我是不會去買水果手機的,或者說,叫我去用2000塊錢買手機我都不會那麼做,會心理不平衡。我會寧可買1500然後500捐出去。太貴的東西除非有個很好的理由被送得到,不然我是不去買來用的。

Fluffy老了。媽媽有講他牙齒掉少了,我看他吃東西變慢了。媽媽也有講他沒有力捉老鼠了。嗯,我家的狗本來是會捉老鼠的。現在變成他的食物被老鼠偷走。多跟他讲话,还有提醒他出去散步不要乱动地上东西吃,新闻讲有讨厌狗的人会特地在地上放毒。

我是會靜。但還是有會吵和發牢騷的時候。因為有那種時候,我比較會覺得我活著是人類,不默默地吞下一切或者裝開朗友善。

跟据蓝苹果给的消息,我去查了传说中的新火车。

本来要test传说中的新火车的。结果看了schedule,不管是从北海下KL还是KL上北海的时间都不太合zzzz 超少的,才一天一趟。
北海下KL:
普通火车 – 早上8点 (那么早我怎样飞过去)
新火车 – 下午5点半 (星期五槟城出名塞车,我更不可能半飞过去)
KL上北海:
新火车 – 早上9点半 (我们还在活动啊)
普通火车 – 下午3点8 (但是普通火车慢到北海已经晚上9点多,我还得搭船什么的最后是接近午夜才能到了)
zzz 我们的火车系统还是不够好。

去马来混血同事Azam的老家open house。很久没体验用手吃饭哈。大家都被他热情的妈妈塞得很饱。讲起用手吃饭,不要算小时不懂事的日子,就是曾经被学校派去一个怪怪的生活营的事了。都是友族同胞除了我们两个,所以没办法一定要用手。

偶爾的一些課題探討。嘻嘻哈哈。每個人都有自己背後的故事。儘管在他人面前給到不好的印象。一些無可奈何就是只是無可奈何地笑不想解釋太多,就那樣~

那天在外面時,聽到站我後面的一家人在討論分他們來檳城分上一代家產的事,怎樣分、怎樣應付自己的兄弟姐妹,多少%,認為自己份量太少…… 好像很多家裡有錢的人喜歡玩這樣的遊戲。我們普通人只能靠自己從0開始。還有些人還得從Negative開始。

有些事情真的是很不合理。不过我的副经理一句话提醒了我这社会是现实的。要属于自己的合理,除非自己站上顶端。

kiwi好吃。

跟妈妈一样,有时我会有瞬间短暂失去近期记忆的毛病。不过对人来说,这只会是因为不认真。再加上其他原因例如惯性思维星座设定我是玩玩型什么的就被认为很随便。所以通常我做事情会认真,也很容易把玩笑当真,也就是轮到被讲太认真所以让人退避三舍。人类是很奇怪麻烦的生物,这样也不对那样也不对。有时希望别人跟自己一样有时又讨厌别人跟自己一样。最好的example就是宗教和衣服。


嗯,我压力大。看到就想到自觉、觉他,觉行圆满……

Senior Dawn突然讲我应该被人带去买衣服。不过我也本来就清楚那方面是在我不擅长的list里。从小就跟着爸爸讲的,只要自己不认为难看,穿起来舒服就行了。加上平时不怎么需要到,都很多衣交换穿不完了,所以也没特别去买衣的习惯。其实我今年新年也没买衣哈。

回家网速没很好。很勉强地在bilibili看别人偷转播乐视直播的SNH48第二届总选。Savoki得了第一,不过我们Team N2的李发卡、小鞠、撸力、1+2 ……etc已经都冲很前很好~ 啊怎么没人在台上讲自己的catch phrase跟观众互动,本来想听到
“Everyday发卡卡,每天给你……白发卡!”
“哪里有甜品哪里就有……NaNa酱!”
“1+2等于!……1+2等于!”
曾艳芬老师的总选发言是最让人深刻了的吧。“灯可可以开亮一点吗,我想看一下观众。”
需要提的就是主持人一直在催快点结束。还有那个椅子真的是不会摆好,把大荧幕都挡着了。后面有Yukirin、Sashi和麻友从日本拍来的问候。

话说这图看到笑了。


真的都是先想到日语先= =大家都看日本戏看太多。

2 responses to “这两个星期有什么啊

  1. 那個我看到是白學,嗚嗚嗚沒救了。

    然後那個圖我也是第一個反應過來是日= =

Leave a Reply to 卡乔鸟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