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友神钱TM热壶再见

这个月突然多一个Agung登基日假期,所以这次可以回家久一点。这次圆启六个朋友来,名字有康乐、Kelly、一千、Shu Ru还有什么忘记了。总之圆启带他们回邦咯走走,刚刚好那天我就得搭巴士到槟城隔天开工,不能跟去。

码头~

在家吃自己习惯的东西。顺便把Marmite带到槟城去了,不然在家也没什么人吃。刚好我在槟城常常没汤喝,带来弄汤。

最近在看《朋友游戏》。多久没交到新朋友了?成年人很难再遇到可以成为“朋友”的人。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长大了,复杂了,人和人之间有更明显的立场之分,像收入啦,地位啦,人脉、思想、年龄etc 想要成为对等的朋友关系很难。很多人成为那种看不爽,觉得恶心,但为了好好活下去都会露出笑容的家伙。很多人就像前世是Plastic bag,现在继续装啊装。我的性格就非主流了,讨厌演,这些年也没什么社交能力。做工做工做工,压力时就发下牢骚。

补完最近的神TV,几个AKB成员去泰国演出后被丢进泰国军营军训@@ 虽然没播出来的部分应该都在休息,但有播出的部分可以看到她们并不完全是软弱的小孩嗯。

几个著名的Money Game貌似出事了,不过我一个都没参与过。槟城是最大的发源地,全马最盛行的也是这样,不过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推荐我加入过。即使同事拉其他同事做下线,也不会叫到我。是我看起来太穷咧,还是我会带衰~ 对啊就是这样,例如一群去吃好料,要推销去让剩下的人有女朋友,要去哪里玩,一起买保险一起投资什么的,很多时候我好像自动被透明化,虽然都是一些非理所当然有逻辑的事,但事后知道消息还是会觉得没以前有存在感心叹。阿姨有进那个解决普通人,不过有回本了还好。倒是爸爸那天突然叫我转一大笔数目给他,我还以为是银行有什么新定期存钱需要external的钱,结果他去用来跟他朋友一起“投资”虚拟币zzzzz 我懒惰,也不想抓着吵。

星期五时没有号码的一个印度人打来讲是TM,硬硬跟我推销RM179的新Unifi。我就是不要,太贵了而且很多多余东西,家里用不着。目前是RM68的1Mbps,如果有只贵一点的就还差不多,这个178差太多。废的是第二天到家下午电话线就sot了,家里电话不能用,上网也不能zzz 免不了怀疑他们特地搞我。打电话投诉到另一天才来修。

这星期七点放工天空都还很亮。感觉太阳比以前晒。是地球问题还是我这几年工作后冷气吹太多?

换了新水壶~ 旧的很多年。

Lee Ken和紫薇last day,大家去Food Architect Farewell。我叫了Chai Matcha和Tilapia Meuniere,嘛,又是那种贵食物。能吃是能吃,但就是份量不够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