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年最后几天

时间很快。Fluffy过世一年

除夕前一天跟几个同事吃了我久违贵的一餐,幸好是好吃的。日本餐,Queensbay那带。

除夕早上圆启从吉打过来载我。已经不是贺年卡的时代,贺年卡还是有。在墙上多数是我的。发展商的、保险的、儿童残障院的、我助养的儿童的。灵玉这次有为鸡上了颜色。

讲到鸡。我在脸书随便放了照片就突然冒出70个人来like,这几年的最高纪录。我画鸡就没什么人理。做梦时也是类似。连续失误才发现原来关键是要跟对手队伍合作,喂东西吃跳远捉住会飞的恐龙车通关后,来到一关有一排十样任务要完成。练习模式已经明白最麻烦是最后一个任务,正式开始时没几下就去最后一个,因为要在一点前完成。萤火虫、企鹅、鸡还有一只是什么忘记了,画了要用不同种类颜料上色。先跑过竹做的空中屋,会断的、走快快拿材料,看模型参考等。就是做好了一只被讲错,其他比我迟进的都考试通过了。急到掉泪,为什么我画的鸡一直被讲错,size都差不多啊。大学朋友和同事待一阵后都过了,中学朋友帮了些也难帮太多因为每个人看到的题都不一样。我作品就是一直不怎么被欣赏认同啊。

团圆饭没拍到。就是比平时多几样菜,然后我家基本上不吃肉的。圆觉从吉隆坡Bus回来也十一点多了。想当年我在超市打工时除夕也是迟回家。Youtube播中国央视春晚。其实不会讲好看,就是著名,加上本地无线电视一直只能播旧东西所以成了比较好的选择爸妈看。

12点,各种爆竹声。今年没像往年那样发大量祝贺信息,已经放在脸书还有部落格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