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234

第二天要进城市,去经桦舅舅那边。聚餐还有看狗后就去佛教会走走,差不多每次我们来都有去。



去年去附近走/爬山后,爸爸一直还想去,这天下午就去了,Bukit Pelindung。

上山的前半段很累。像提示板写的,还是意志力重要啊。

途中还有一个重点就是看到山猪……那时我看着手机Walau,要不是圆启讲我都没发现突然在近前面出现从左边冲去右边,又从右边冲去左边。这跟动物园不一样,动物园自己经过可以hello,这种突然出现的,如果它停下来,我要跟它讲什么?今年不是猪年,讲狗年快乐很奇怪。

过不久就到猴子,一堆猴子。猴子完就到松鼠。加上之前的狗,这次新年看了好几种动物。走到尽头还有告示牌讲有蛇。满身汗。

下山比较轻松一点。

晚餐后就是讲话和看电视。因为舅母讲到希锳姐姐的婚姻,然后刚好圆启一直在跟舒宁听电话,后来就扯到我这里来。算华人年龄我已经是30了,不用讲结婚,我是连女朋友都从来没有。能结的话早就结了啦。年龄排行下来是到我了我懂。BlablaBla。想起来现在我主要介意的东西是三个:不是一神教、思想行为不乱七八糟、不厌恶我喜欢的日系相关例如特攝。

同事?不是结婚了的就是有男朋友的。什么别部门新同事我也向来没留意。没当成猎物也没兴趣玩一些人喜欢的争夺游戏或spannar计划。
像戏里面那样找朋友妹妹?有朋友要我做妹夫的咩?
跟秋銮的建议一样去WeChat随便找人聊天就有?No。乱七八糟人太多,看介绍的文字很多那种卖淫还是找一夜情什么的,是我最讨厌的类型。要碰运气遇好人这种事我是不太相信这平台的低机率,觉得比朋友介绍/政治联姻/指腹为婚更不可靠。
然后舅母就会讲到男生30还ok。最后讲我该找婚姻介绍所。可以的话我还是不想通过那样方式的。不懂啦,时间这东西都是很奇怪的,久了反而会觉得是一种礼貌性的安慰话。就好像中学毕业了到中六毕业然后到大学毕业然后到工作先然后就会咦原来30了不用紧还有35,35了然后就会讲还有40。

电视机播西游记,看着怪怪的不过还是一边看电视一边看我的外甥天赐到午夜睡觉。

初三也要早起,下吉隆坡。这几年都有这样。带外婆去吉隆坡见她弟弟,也就是我舅公。两个都过80岁了很少有机会见面。外婆讲起她小时候跟舅公的故事又要哭了。因为不是大老婆生的所以她和舅公常被另一个哥哥欺负。还有差点被送给马来人养,etc

至于舅婆,关心大家知道我年龄后ok来了。我知道我是结婚年龄了。能结婚的话我看我25、26都结了。回想起来,曾经有人让我等了几年到她上大学没多久就跟别人在一起了。后来一个虽然我是有牵过手不过最后还是结论我达不到标准失踪了。如此这般。简单来说就是我的条件太差啦不够好。过后到现在我都是在做工完全没看上什么人了orz 不知不觉年龄3的头。舅婆在问我当年的事还有人在哪里,我觉得我再讲多下去就要哭了。爸在旁边,讲“你选别人别人也在选你”。嗯我懂这逻辑,所以我一直没讨厌或是不爽,她们目前应该都过得好吧。

表姐又讲到可以用Wechat那种软件认识多多人才知道适不适合。嗯我不做那样的事的。公司什么的我就重复回昨晚讲过的。参加Party/外面社团认识人?没人带我不自己一个人出门乱参人的。Blablabla。几个对我一个,多数都很逻辑,然后我又不是抗拒结婚所以我要无言了。总之如果这几年真的有缘有人喜欢要我然后我ok那就结罗。越老我就越不要了,别跟我说什么男人40岁还ok。

回Sitiawan三小时多。累。不过还是要省时间。晚上官鈜来,然后我们去找国威。很久没聚了。应泷回Pantai了不得空,大发忙马华活动也不得空。国威玩game要点时间专注打boss,我就跟官鈜出去兜风。二条路有张明辉老师,聊近况,听故事。生活中很多无可奈何的事,不过我们还是得前进。

再接国威后我们三个人去The Store对面的Mamak喝茶。嗯以前锦源还在时我们来过这里很多次。
官鈜的博士读了很久还毕不了业,主要原因是这边人太废。希望接下来在韩国的两年可以顺利。国威company trip才从香港回来。真好啊公司有company trip,之前去台湾,下次可能日本。我们公司就没有这福利,即使有经理级或优秀员工出去,听讲还要加被绑合约的。

星期一下午两点的bus,早上应泷载官鈜再载我出去兜。本来以为他会带他缅甸女朋友出来的,之前我还在看脸书那名字很奇怪不懂见到后要怎样叫。决定去Kampung Sitiawan吃那很著名的roti canai。

迟了,卖完了。但是巧遇在旁边店的几个小学同学@@ 子雄、蕴璇、妮芳。结果我们就坐下来一起聚了。聊到小学时期,例如三钇拿蕴璇铅笔盒去动鑫华的汗,然后整个铅笔盒丢掉不要了。笑。但想起来我们当年都在无知的情况下涉及霸凌唉。

另一个这次小聚的重点则是有戏看。妮芳不愧是当导演的,很厉害。我和应泷还迟钝了一下奇怪她不叫蕴璇外号而叫真名,讨什么鬼tissue,原来是要引起注意。嗯收钱的老板是叔叔之类的。上演了蕴璇跟她那离异多年没联络的爸爸相认/外公第一次见孙的戏。看Uncle眼睛红到那样要哭了。家庭聚会去看螃蟹,我们剩下的几个就拍照留念解散。

这次新年比较赶,我只请一天假。没回到邦咯岛。希望姑姑叔叔姐弟妹们都身体健康新年快乐。
又要开工了,时间过太快真不爽。
红包钱还不得空开来算。这几年都觉得年龄已经不太该收红包,就意思意思收下长辈们的祝福。之后照旧捐出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