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伯走了

癌症末期,原本就已經算是在倒數。一開始家裡只是打來講在醫院需要呼吸器,後來晚上9點多就講大伯走了。手機電郵通知了經理,他也上網批准我隔天做工半天提早回家後有時間再繼續做。


跟大伯沒什麼太多交流過。他是8人裡面排行第3的。小時候他給我的印像就是他有刺青,還有就是常常抽煙。不過他即使有這種不良嗜好,也是對他自己不好而已,他不是那種會做傷天害理事情的人,也不喜歡拖累別人。前一次我回檳城前去Manjung醫院看他的時候,就是問我做麼還沒去做工。那就是他最後跟我講過的話了,要做工。我不懂他覺得這一世他過得如何、有什麼感想。我們身為家人的基本上的遺憾就是找不回堂哥來見一見他。


人長大了各自发展。即使是新年也會是在忙。反倒是喪禮讓大家好好聚在一起。爸爸有講,晚上他們說了很多很多話。


我不是很熟喪禮的傳統習俗,姑姑她們比較懂。我弟弟中文系的也略懂。總之我回邦咯時是穿白衣的。出殯前幾個小時扣了這個上去。要看長幼,要看輩份,要看近親遠親,複雜一下。簡單地念了阿彌陀經、大悲咒、心經、往生咒etc迴向。由於堂哥不在,所以是我跟弟弟還有堂弟妹先被叫去跪然後獻花獻茶etc。全部人都結束後就是又不可以看著棺材搬上靈柩車(ok又是一個奇怪的習俗),過後才跟著後面走。
來島旅游的外國人也停下來在拍我們。
送去火化。祝盡早脫離輪迴。爸爸他們隔天才去拾骨灰。
人免不了一死,但願親戚朋友我們都是好好地死,身體健康,不要病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