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其中一周

周末回家,刚好经桦舅舅舅母也从新加坡来看外婆。

20年没来了就要看这20年里出现的新东西。Sitiawan这几年最红就是大伯公庙。这次去感觉又比上次我去更多东西了@@

Bla Bla Bla~ 嗯我是普通饭菜都可以吃到很ok的。一般人看到这样或者常这样都会受不了orz 表弟的话就是会拿了车锁匙驾出去找吃了。

我很静?爸都说我哪会静。我以前的属性一直都是会吵的类型。是中学后的几年各种影响稍微封印了还是时空错乱了才静比较多。

我瘦?我比弟弟们还肥+重。

第二天早上去Teluk Batik的Peak 300爬山。对,我才离开森林一个星期又进森林。
不过重点是这里没有水蛭来烦我。爸爸眼睛不好所以我必须盯着他,不能自己乱冲。后面还有一段路是要拉着绳子上的。安全起见到那儿就够了。舅舅自己上到顶。

人都会有自己固执难听别人劝的时候,两种年龄最那样。一种是青少年时期,一种是中年过后。这一年来我跟爸最不合的时候就是谈到Money Game。一分钱都没赚的什么OneCoin跟LCF跟我说是投资。城市人例如我同事他们只是贪,都知道是Money Game所以去玩玩;乡下的除了贪还得多一份无知。拿什么鬼积分啦,虚拟币啦,以后会上市啦。

有个旧绿色Pendrive不见了,一直找不到。感觉上是不小心丢掉。心里不平衡。公司笔记就算了,里面还有我上锁很多东西的密码,等有空我要大型reset password了以防万一被人捡到去强行破解……

有些日子累了才睡会比较ok。不然半夜醒来想往事在心情不好。人都是很废的,曾经我都在帮忙分别人的负面;这几年自己是负多过正。感谢多数人看不起的特摄还有日系偶像,我一直有好的能量维持住。

家里后面种的Pandan有只很大只的蜗牛。真的很大。照片看起来不大,如果能找到一张normal的蜗牛放在一起就会明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